EN
除了抢红包和抓精灵,真正的AR到底是怎样的?
2017.11.06

主持人AR整个技术虽然是非常好的东西,但是在资本市场今年的融资比较遇冷,大家说这是内容的锅,我们没有很好的、很足够的内容。对此您怎么看?


熊剑明董事长说到资本这一块在今年遇冷的情况,事实上其实去年不算特别热,因为从整体来看资本并不是属于对AR疯狂追逐的,案例也并不太多。B轮投资一个董事跟我说过,他在投我们之前看过50家以上的企业,当时原话我记得是:找不出可以投的项目。这里面多方原因,内容肯定是一个原因。


去年的AR热点很多程度上来讲是上半年和下半年两件事,一个是Magic leap,因为阿里投资的关系这是一个大的PR,让整个投资行业开始骚动起来。下半年pokemon go又来了一下,但是pokemon go的成功不是AR的成功,它其实某些意义上根本不是以AR为主的游戏,它没有AR也是可以玩,以LBS为核心的玩法。


AR起到的一个最大作用是传播作用。AR其实有巨大的流量,带流量的技术,本身会信任的,易于传播,比起VR来说,VR有点难,自己玩的很嗨,怎么告诉人家?但是AR说实话,小妖怪站在桌上,事实上你知道没有那么神,不一定对得上,但是你自己会去对,对完拍张照炫到朋友圈,马上一堆人知道了。这个道理跟你出去拍个照把手伸到那边把埃菲尔铁塔对一下道理有点像。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去年从内容的成功来说pokemon go不算是特别好的成功,从目前来讲,你真的要说内容上稍微有一点点收益的不能算成功,比起消费品行业来说,收益比较小,但至少它还是带来一点收益的。


在儿童领域的内容,像我们做的东西。我们最早做卡片,现在做地球仪,实物出版物和玩具结合的模式,我们开创了一个流派,但是现在也有一点困扰,因为iPhone和GOOGLE走的路拒绝这个方向。苹果第一时间找到我们,有一些交流,像苹果、GOOGLE的方向还是希望跟环境和场景结合,让AR做出一些东西来。


内容是一个环节,其次用户教育其实现在在人工智能和机器人领域都会遇到,我们的消费者对于这个东西的期望值和目前技术能够实际达到的差距非常大,怎么来解释?以往我们在移动互联网手机是在原有的认知上,以前电视机后来电脑,电脑又变得那么小,这个东西之前没有人去教育他的。体验越来越好,有很直观的感受。但是AR这种技术包括机器人的技术,说的不好听,几十年以来已经被好莱坞期望值提得太高了。星球大战已经告诉你未来是这样的,你的期望值拉的特别高。有的学者会讲一个什么效应,包括机器人,现在所有机器人哪怕一个优必选的机器人也不错,不是它不好,好莱坞电影把你惯坏了,七八十年代看到的星球大战机器人已经是那样。我心里里面唯一能接近的机器人是日本的HONDA的阿西莫,完全是实验市场,很难到消费级。这些,是大家都会面对的问题。


主持人AR+智能手机会不会是下一个社交3.0、社交4.0甚至社交5.0的东西?


熊剑明董事长:讲到AR加社交很有意思,这个话题其实是我们内部已经讨论蛮久的事情,AR脱离实物的方法,可能最大一个机会就是来自于社交。而且这个社交不是微信那种天南地北的社交,而是场景社交,就是在一个特定场景里面可以玩出很多社交的玩法,我们甚至思考过很多点。如果是智能手机跟AR结合,社交会是一个方向,可能会比游戏更早跑出来。实话说,我们团队有很多做游戏的背景,短期里面感觉还是会比较难,完全靠AR带动一个游戏。AR最多在游戏环节像pokemon go一个点去使用,可能会比较好。我是觉得AR在社交会有机会。


但是由于技术限制,实现起来还是比较困难。我们内部也试过一些DEMO,我已经把那个场景想象得画面感很强了,但是在技术实现层面上来讲,目前这些引擎还有一定的局限性。未来的画面感是很美的,但是你要把它实现的话,现阶段还是一个早期阶段。


主持人:现在好多AR公司都在做平台。但是,所有人都去做平台了,谁来做最终平台里面的UGC呢?


熊剑明董事长:现阶段AR教育阶段采用UGC做法,我其实是非常反对,而且事实上来讲,它对目前整个行业用户教育方面不一定起到正面的效果。我们在出版行业已经遇到过很多,很多人看到我们做的图书里面互动的时候,我见过很多出版社的社长,他们之前接触过很多公司,给你平台自己去做。他们看到我们东西的时候,第一次睁大眼睛说,原来AR体验这么好!我原来看的是什么?反而会在早期的阶段里面采用这种方式,会对一些原来的B端用户教育起到一定的劣币驱除良币的副作用。


我们是产品型公司,特别注重用户体验,很多家长也买过类似的东西,但是玩起来觉得不好、不稳定,一点点细节、一点点延迟、一点点感觉不好,我们第一个产品出来为什么会爆?我们的产品经理被我们毙掉,程序员被逼的都快哭出来了,这个东西很好了,我就觉得有点问题,只要稍微抖一下,我觉得不是真东西拿到手上,我想怎么样转就怎么样转,要达到什么样的速度。包括地球仪,我也不会转得很快很快,至少正常情况下怎么样稳定。我们当时在设计的时候图案包括3D物体和下面的关系很有讲究,哪些东西可以用桌面去替代,哪些千万不能放场景,一定要把原汁原味的东西在后面呈现出来,这些里面有很多设计上的学问,对于内容团队的要求可能会比较高。


如果没有优质内容,其实很多消费者或者B端的行业用户体验过一次以后一定是这样一个场景。拿着一个东西看完,AR就是这样,我用过了,不灵不好。实际上可以给他更好的东西。这个东西太早期了,我并不赞同现在这个阶段做UGC,不像手机游戏那么成熟,开发还是有一定的门槛,还涉及到3D建模,哪怕是平面的动画,声音怎么样去配,都有问题。我见过不下十几个个社的,拿着他们的东西过来,因为尝试过一次,当然也找一些开发者,因为降低成本,有一个碰到印刷厂接这个单以AR的名义把这个东西做出来,事实上他们也不懂,找到平台自己DIY随便弄一个,从此对AR的印象不怎么好。直到见到我们的东西,好像打开一扇新的大门一样,重新说,哦,原来这个东西那么好,这才是未来。


主持人您有一个平台够吗,希望以后小熊尼奥去做一个教育类的AR内容的平台吗?


熊剑明董事长:任何一家企业来讲做平台一定是一个梦想,你看过平台战略就知道,平台的两边如何去协调,但是事实上来讲,我觉得很难。如果真正在某一个特别细分的领域,理论上有一点概率,比如在儿童出版或者内容行业专注一个领域的话。现阶段来讲,还是在教育阶段。我们自己也做内容,其实我们的APP某些意义上是一个平台,我们从来不讲我们是平台,但是事实上我们的小熊尼奥支持五到六个SDK,同时支持苹果、RealMax等等任何一家可以在底层同时切换,相信没有任何人能够做到,市面上没有一家。我们从来不说我们是平台,没有意义。


我们做智能硬件没办法,硬件天生是一个平台属性。智能硬件像你开发出来那天就是一个平台,开发者把好的内容放到你这上面来,硬件才会越来越好,同时内容有一定的管控,要好的内容,一堆不好的内容上来也会搞砸。对于做平台这件事,挑战还是挺大的


主持人游戏迷问,如果可以多人同步线下作战,是否可以实现AR版本的王者荣耀?


熊剑明董事长:这可能会是未来的一个场景社交的模式之一。但是以王者荣耀这样形态的游戏,目前的呈现方式还不是太好,因为苹果这次在发布会上也展示了,那个就是王者荣耀的AR版,就是把原来的战场本来是在你的手机里面,扔到桌子上,你得围着它照来照去,远点近点。这些事情原来自己放大放小就可以干掉了,非得现在要绕着桌子跑,可能想让游戏这帮宅男们多运动健身,但是游戏紧张,你想上个厕所都没办法。我们现在还可以蹲在马桶上玩两把,那个就不行了,必须得在桌子上。这种形态目前呈现效果肯定不会很好,一定会以另外一种形态去出现。我们其实想过不少的方式,但是还是在技术上目前体验不够好。


现在有一些游戏日本也在做的一对一射击的,还是比较重,要把那个东西把手机做一个投射性的样子做成一个眼镜,也是一个眼镜状态,你看到对手会对你发一些能量波过来,你可以躲,也可以对着它去打,这种也有人在做。我以前做游戏传媒,阅游戏无数,感觉还没到那个点。一定会有,但是现在还没找到那个感觉的东西出来。因为我们还差一个伟大的艺术家。游戏永远不是技术,游戏是艺术。



返回
双十一攻略 | 满额减、红包雨、礼物领不停!还有送尼奥的小伙伴Gululu哦!在人工智能时代,我们应当如何利用AR/VR为新教育赋能?